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正文

森马创始人之子正式接班,他曾称要将森马打造为“中国ZARA”

天眼查公开信息显示,浙江森马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近日发生工商变更。

邱光和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两个职位均由其子邱坚强接任。此前董事会已经审议通过《关于选举邱坚强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选举邱坚强为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

邱光和的退位之心早已显现。他从2020年开始多次转让减持股份。2020年11月,邱光和转让转让805.68万股。到了2022年11月,邱光和又以大宗交易方式分别转让537.12万股和268.56万股。到了2023年1月,他又再度转让股份。

而这些股权的接受者,大多为当前仍在森马内部任职的高管。相较于单纯地套现拿钱,邱光和此举更像是为邱坚强接任铺路。当一家由公司的创始人决定将权力交接出去时,比股价还需要稳定的,是人心。

世代交接时当前中国服装行业的趋势,但也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地方。

邱坚强

改革开放后许多中国服饰品牌的创始人往往没有接受过太多教育,侠者般的冒险精神以及从实践中积累的经验是成功的原因。这些创始人的江湖精神往往极具凝聚力,一旦突然抽离,整个公司的精神支柱极有可能坍塌。

而此前界面时尚曾报道,创始人退下一线后仍然把控决策大权,是导致许多服装公司转型难以推开,甚至陷入困境的原因。在这些公司内部,许多创始人不是依旧大权在握,就是只将部分权力放出给接班人。

因此,邱光和在短短3年内多处转让股权,或许便是是为了证明其交接的决心。不过即使他不这样做,邱坚强在森马内部的地位也已经相当高。

和其它本土服装品牌的家族发展道路不同,1974年出生的邱坚强在森马于1996年成立之时就已经参与到了公司的运作之中。他曾先后负责森马服饰采购、开发以及管理设计团队,担任过副董事长和总经理等职位。

作为对比,如今接班的海澜之家董事长周立宸在1997年品牌成立之时只有9岁;杉杉服饰创始人郑永刚的儿子郑驹在1991年才出生,如今只有32岁。创始人和接班人同时参与品牌创立并见证发展的案例,在如今的中国服装行业并不常见。

父子二人相当长的共事经历能够带来更深层的信任。这对于一个亟待转型的公司来说,往往能更连贯的决策落地。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森马未来的路能走得更顺。

作为曾经的国民品牌,森马在近年陷入了增长困境。如今邱坚强所面对的森马已经告别了往日的荣光。人们总是希望二代能比一代更懂年轻消费者,并以此拉动品牌转型。但他并非最近几年才接入森马的运营。

在他担当高层的这些日子里,森马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从2018年到2021年,森马收入分别为157亿元、193亿元、152亿元和154亿元。根据最新发布的2022年年度业绩预告,森马预计2022年归母净利润为6亿至7亿,同比下降52.91%至59.64%;扣非归母净利润为4.5亿到5.5亿,同比下降59.37%至66.79%。

疫情是导致森马近年业绩增长幅度走低的首要原因。

但从公司内部结构来看,曾经让森马崛起并为其奠定国民基础的休闲服饰业务所占份额,在疫情前就已经逐渐缩小。从2017年开始,儿童服饰业务占比就反超休闲服饰。到2021年,儿童服饰业务占比达到66.62%,休闲服饰只有32.6%。

目前森马旗下的巴拉巴拉是国内占据市场份额最高的童装品牌之一,但当驱动森马增长的双动力变成了单动力,反而会让公司的未来发展带来更多潜在风险。在童装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以及国内生育率下降的大环境之下,尤其如此。

森马也不是没有做出过新的尝试。

它在中国公司热衷收购海外品牌的那几年里,和美国设计师品牌Jason Wu成立了合资公司,共同运营该品牌在中国市场的业务,还被授权运营美国时尚品牌Juicy Couture和北欧休闲品牌Marc O’Polo。

但这些举措最终都没有让森马的业绩再次起飞,占比日渐缩小的休闲服饰业务也没有因此而被带动重新恢复往日光彩。今天新一代年轻人已经很少知道过去森马休闲服饰有过的辉煌,谢霆锋、Twins、金秀贤和李敏镐都曾担当过广告面孔。

邱坚强曾公开表态过,要将森马打造成为“中国版的Zara”。但实现这个目标之前,在他前面排队的已经不少,其中包括已经着手快速扩张的Urban Revivo。很难说这样的选择是正确还是错误,但至少挑战不会因为而减少。

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企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投资有风险,需谨慎。

为您推荐
Copyright 2014- 娱乐星天地 star.yulecctv.com 版权所有  备案号:皖ICP备2023007381号
本站部分信息资源来自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来函说明! 邮箱:boss_11@teag.net